拾月ZJ

#无文笔
#无人设
#可能无后续
(第一次写,多多指教( ˃᷄˶˶̫˶˂᷅ ))
   
    蠢东西,阿离怎么看都像是一幅画。
    阿离定不会加害本王。
    我管他是一人还是一国,为了你,我负天下人又如何。
    阿离怎么还不回来?
    我的阿离,你终于回来了。
    阿离想要什么,本王通通给你拿来。
    阿离的心是石头做的,怎么捂都捂不热。

    你第一次见他,是在莫澜的府上,他一袭红衫,负手而立,似天上谪仙,你不禁感叹,当真是个妙人。
    后来,你宣他入宫,封他做了这天权的兰台令,你说慕容离这名字太过拗口,以后唤他阿离,他说好,然后,你就一直这样叫了下去。
    你让他住在了夕照台,他说夕照台这个名字不好,不如改为向煦台,你应了。
    你总是觉得他不开心,莫澜告诉你他喜欢羽琼花,你便命人在宫中种满了羽琼花,只为博他一笑。
    你将天权的王印交于他,放手让他处理天权政事,毫无顾忌。
    他不知为何晕倒了,你吓坏了,一边将他抱起往寝宫里跑一边命人去传医丞,医丞诊断后说是劳累过度思虑过重,你这才将心放进了肚子里。
    你想对他好,想把天下的好东西都拿来送与他。别国进献的血玉,你想着他会喜欢,便将血玉送给了他,并且亲手雕了血玉簪给他。
    他说天璇邀请四国使臣在浮玉山商事,他想去看看,你想留住他,还为他跳大神,可惜,他终究还是去了。
    也不是没有生气过,他说你混吃等死,你听出他在嘲讽你,可是,你心里想,谁都可以这么说我,唯独你不行,你生气了,甩袖子准备走人,走之前还留了一句话,既然阿离不喜欢本王,那本王就不在这碍眼了。可是啊,你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眼睛还在盯着他,你在期待什么呢?或许是想让他留住你,告诉你他并没有这个意思。可惜啊,他什么都没做,他就这样任由你走了出去。
    他想回瑶光,你不同意,你怕啊,你怕他走了就不回来了,与他说话他也不理,只顾着喂鱼,于是你闹脾气将他手中装有鱼食的小碟子打到了水中,他说这是他很喜欢的碟子,你便要下水替他去捞回来。
    他自瑶光回来,你开心坏了,明知他不喜人触碰却还是拉着他的手回到了寝宫,他没有挣脱你,任由你拉着,你的内心在偷乐,果然,本王对于阿离来说是不一样的呢。
    时光就这样悄然过境,一眨眼,三年已经过去了。
    你以为你和他会一直这样下去,你觉得天权很好,又安定又富裕,他定会喜欢,定会长留在天权。可惜啊,你终究不是他,不能了解他的心中所想。
    他还是走了,去了遖宿,他向你辞行,一身红衣,恍如初见,你问他,天权不好吗,他答,好,可是天权给不了他想要的。你想知道他想要什么,你可以给他一生的荣华富贵。可他不想要。
    你所给的,偏不是他所求的。命运二字,当真可笑。你想留住他,又不想羁绊他,你只希望他可以回头看你一眼,可惜啊,他从未回头。你终是懂了,入戏太深的,只你一人。
   
    最怕便是说书的人妄改离分,演戏的人入戏太深。最寂寞便是一梦醒来才知自己原本不是故事里的人。